平吉得到了王隆商会副会长的解释后,他确定了他要找的东西会在最近一次拍卖中出现!

    于是,平吉便马上回到庄园准备资金去了。

    而平利也带着平凡于当天傍晚到达了红铁矿场。

    平凡到达红铁矿场的时候,一个管事的人正在走进红铁矿场。

    当管事人看见了平利坐着的越陵之后,他马上就高声喊道:“来者可是平家主管?”

    “是!”平利稳稳当当的应道。

    那管事人一听,他连忙就跑到平利面前把越陵给牵住了!并满脸笑容的说:“我是这里的三级管事经侦,请两位跟我来,我马上就带你们去一级管事那里。”

    当管事人说完的时候,他已经将启天的缰绳给抓住了。

    平利看了看前面后,他才转头看向管事人经侦,说:“嗯,也好!那你现在就带我们过去吧!另外,我们就不下马了,这里距离一级管事的地方还远。”

    “嗯。”那管事经侦有些不悦的应道。但是他不敢将这些不悦表达出来。

    于是,经侦就牵着两匹马走向了一座最高的建筑。

    这最高建筑的地方是一级管事的住处以及仓库。

    当然,仓库的位置比一级管事的住处要高出许多!

    最高建筑之中,一个略显老态的中年人正在吃东西。

    而在他的前面也有几个人,这些人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青年人,一部分是中年人。

    在场的中年人和略显老态的中年人都在吃,而那些青年人就站在他们的面前看他们吃。

    一会儿之后,在场的所有中年人都吃完了,那个略显老态的中年人说:“相信大家都认识我了吧?”

    说完,有人刚要开口说认识,那中年人做出了自我介绍:“我就是这里的最高管事经得!你们叫我经得管事就可以了。这次,叫你们开始叮嘱一下后天进入机缘洞穴的事情。首先……”

    那几个青年人有些不知道中年人身份的人一听,他们的心里都浮现了一个念头:原来,略显老态的中年人就是这里的唯一一个一级管事!

    这时候,经得的声音刚刚落下,那些站在一旁的中年人就有人开口了,道:“刚刚经得管事所说的,你们都记住了吗?经得管事可是我们我们这一辈人中,最强的一位!而且啊,经得管事曾经进过机缘洞穴,因此他说的都是经验,你们要牢牢的记住!”

    那群青年人一听,他们顿时就认真起来了。

    这时,经得开口了,道:“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或许我的经历可以指点一下你们。”

    那群青年人一听,他们马上就在原地思考起来了。

    一会儿之后,有一个青年人就开口道:“机缘洞穴之内有什么东西能够威胁我们?”

    那经得刚刚要说话的时候,经侦的声音响起来了,道:“大哥,平家来人了,赶紧出来接待!”

    经侦的话好像是命令似的,不过经得一听,他就马上用衣袖擦了擦嘴巴,并且还在擦完嘴巴后就喊道:“嗯,我来了!”

    感情这经得是知道有人要来这里的!所以经得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没有丝毫的慌张。

    很快,经侦就已经带着平凡和平利打开门进来了。而这时候,经得正好走到门口。

    经得一看见平凡等人已经进来后,他马上就恭恭敬敬的施礼道:“属下经得见过主管大人。”

    “免了,还有以后你就叫我副主管吧!我现在还不是主管,主管有事不能现在赶过来,所以我就先过来了。”平利看了看经得后,他才缓缓的开口说道。

    经得一听,他顿时就一愣,随后便说:“是!副主管大人!请大人带着这位小兄弟到里面坐着说话。”

    经得的话音刚刚落下,平利就点了点头,并抬腿往前面走去。而平凡也在第一时间跟上了平利的步伐。

    在走动的时候,平利开口了,道:“经得,你以后叫我身后的这个年轻人做少爷吧!他是现任家主的儿子。也是唯一的一个。平凡,这个是红铁矿场的负责人经得,你叫他经得叔就可以了。”

    平凡和经得一听,他们都知道平利的意思了。

    于是,平凡便率先喊道:“小子平凡见过经得叔!”

    平凡在开口的时候,他还对着经得拱了拱手。

    而经得也几乎在平凡开口的同一时间开口了,道:“属下见过少爷!”

    当两道声音落下后,平凡和经得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不过经得还开口说:“少爷不必多礼。”

    平凡对此只是再次点了点头,也算是认同经得的话了,毕竟他的地位比经得高,他是家主的儿子,是个大少爷,而经得只是一个红铁矿场的负责人,而且还是外姓的。

    这时,平利已经找到位置坐下来了,于是平凡也跟着找地方坐下来了。

    平利看着经得说:“今年的收获怎么样?比往年多多少?”

    平利说话的时候,平凡则是在一旁打量着在场的众人。

    只见经得虽然略显老态,但是他却是有着一股浓厚的能量波动!很显然这经得的实力比平凡高!

    而那些站在一旁的中年人则是有五个,他们身上的气息波动只有一个人能够和平凡相比,剩下的四个人都很显然比平凡的实力低。

    不过,如果说穿着方面的,那么就是经得显得有些寒酸了,因为他只是穿着一身麻布衣!而比他实力低下的都穿着棉布衣!

    当然啦,这是不算平凡和平利在内的!要不然穿着棉布衣也是往边站的料,因为平凡两人穿的衣服是丝绸!而且平利的衣服上还挂着两颗珍珠!

    经得一听平利的话,他就开口道:“据我统计,今年截止到现在,我们一共收获了五千斤铁矿石。比往年多了五百多斤。”

    “哦!今年居然多出了这么多!这真是太好了!看来在你的管理之下,红铁矿场一定会收获更多的铁矿石的!”平利听到了经得报出来的数据后,他便高兴的说道。

    “这也不算是我的功劳,毕竟我只是负责指挥和看守的,这些功劳大部分都是二三级管事和手低班子的。”经得谦虚的说道。

    “这虽然是他们占的功劳多,但是你的功劳也少不了。”平利继续微笑着说道。

    对此,经得也是开怀的点了点头。

    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经得严肃的开口问道:“请问副主管大人这一次要带走的铁矿是多少?”

    “嗯,这个还不急,一来因为我们这一次的运输队还不曾到达,二来是因为我们还有事情要办,所以这件事就先缓缓吧!”平利笑着说道。

    平利的话音刚刚落下,经得的脸色就开始变得难看起来了。而那几个穿着棉衣的中年人也是一样。

    而平凡听到这里之后,他也是一脸紧张的盯着经得,毕竟之前在景士镇的时候,平吉就对他说过要将他送入机缘洞穴的。

    于是,经得便好像是明白了一些事情似的,他低着头认真思考着。

    良久之后,经得才铁青着脸出声道:“这可是索要进入机缘洞穴的名额?”

    只见平利认真的点了点头,并说:“你们就放心吧!我平家也不是白白要了这个名额的,我们平家的决定就是将一部分青年送到金鼎镇去,另外我们也会将一部分兵器送过来,让你们可以拥有更好的兵器的!”

    “不行!这凭什么啊!我们辛辛苦苦得来的机会,就这样被你们给拿走了!我们的脸面往哪里放?”一个青年人愤怒的说道。

    平利听到了青年人的话后,他没有任何动作,仿佛他已经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回事一般。

    下一刻,经得就转头对着那几个青年狠狠的瞪了一眼。随即他便开口道:“你们这几个青年都出去!”

    顿时,那几个青年就嚷嚷起来了。

    “一级管事大人,你怎么能够随意地将我们的名额送给他人!”

    “就是啊!这明明就是属于我们的名额,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还是不是我们的管事?”

    “我们这一次只有五个名额,要是我们连这一次机会都失去的话,我们下一次还能够在这里占下名额吗?”

    顿时,经得就怒了!道:“滚!我自然有我的决定!你们都给我出去!”

    这一刻,在场的中年人都惊呆了!因为在他们的记忆之中,经得从来没有过这样愤怒的一面!

    于是,几个中年人马上就一人抓住一个青年,并将他们拉出了大门之外!

    那些青年被拉出来之后,他们马上就开口道:“二级管事,你们怎么会拉我们出来?”

    “我们猜测一级管事是知道这一件事情的。而且,他也可能有应对的策略了,要不然他不会那么愤怒!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的。你们先离开吧!”一个中年人开口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几个青年齐齐惊叫道。

    “不用惊讶,这是真的!另外,你们也有可能要退出一个人,至于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们都有可能!”一个中年人沉重的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