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士镇上,平吉正在一个庄园内开会。

    平吉坐在上首的位置对着众人开口道:“大家有没有什么消息?特别是有关平凡的!想来大家也知道家主现在可是很紧张他的,所以我们还是要找到他的好!不过其他任务也不能落下,要不然我们这一次就白出来了。”

    众人听到了平吉的话之后,他们便相视了一眼,随后就有一个人站起来说:“三少爷的行踪我们还是没有发现,不过那一群对您和三少爷下手的黑衣人我们倒是找到了。现在那群人就在一个柴房中,我已经派人严密看守了,另外我也安排人去审问那些人了。”

    平吉看了看站起来说话的人之后,他便知道这人是谁了。于是,他缓缓的开口道:“那,平利你对于那一群黑衣人你知道了多少?”

    站起来说话的平利听到了平吉的问话后,他就快速的回答道:“其实那一个黑衣人的队伍就是‘晃猫’。据我们收集过来的信息来看,这晃猫就是景士镇之中的一个土匪,而且还是这一带最强的一个土匪队!为首的是一个自称为‘晃’的家伙。”

    “晃?那他知道三少爷的下落吗?”平吉眼睛一亮,他顿时就惊喜的叫道。

    “他的确是提供了一些信息,据说三少爷是被追杀进入了荒重山之内。但是我找不到那所谓的荒重山,而我们手里的地图也没有荒重山的存在……”平利难堪的开口说道。

    “嗯?荒重山?晃在哪里?”平吉非常快速的开口问道。

    “在我的房间里,我让我的几个儿子看守他了。”平利淡然的开口道。

    “什么!是你的几个儿子在看守?坏了!赶紧去……”平吉一听平利的话,他顿时就急促的开口说道。

    随着平吉的话音落下,在场不少人的身躯都是一阵。

    随后,就看见一群人一窝蜂的朝着一个方向赶去。他们最终的目的地就是平利的小阁楼。

    于是,整个会场只留下了平利一人。他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平利根本就不知道众人离开会场的原因。

    好一会儿之后,平利才急急忙的跑向他的阁楼。他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于是,一群人就个个带着焦急之色来到了平利的阁楼。

    众人到达了平利的阁楼后,平吉马上就抬腿将阁楼的大门踹开了。平吉踹开阁楼的大门后,一股血腥传入了众人的鼻子里。

    随即,平吉就带着众人循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走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平利也来到了,他也是闻到了阁楼之内的那股血腥味。

    于是,他便慌慌张张的跟着众人进去里面。因为他知道阁楼之内是只有他的儿子和晃的,所以里面出事的十有八九是晃,因为晃在里面是被绑住的。

    一会儿之后,众人来到了一个房间。

    放眼望去,只见一人横躺在距离门口不足两米的地方。这人的躯体之上有着几个冒血的伤口。

    平吉看到这一幕之后,他便快速给躺在地上的人探了探气息。

    但是,平吉在查探完毕之后就摇了摇头,沉声道:“我们还是来晚了。这人刚死不久。”

    “那怎么办?晃已经被杀了,我们的线索又断了。”一个站在平吉身边的人开口道。

    平吉闻言,他便果断的开口道:“去找晃的部下!会知道的!”

    平吉的话音响起来的那一刻,众人也都赞同的点了点头。

    于是,众人就开始转身,他们这是准备去关押晃的部下的地方。

    这时,平利终于赶到了。他看到了他房间之内的一切之后,他顿时就傻眼了。

    他惊疑的对着众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平吉听到了平利的话后,他抬头看了看平利,对着其中一个中年人说:“平龙都,你给平利说说吧!估计他一直都被蒙在鼓里了。”

    那中年人听到了平吉的话后,他便点点头。而这时平吉已经带人往柴房那边赶去了,因为晃的手下都在柴房。

    而那个点头的中年人平龙都则是拉着平利在一旁说:“三弟,其实你的三个儿子一直都是在给我们闹事情,而我们这次被派出来的这群人也在帮他们擦屁股,当然你是个例外。”

    平利一听,他顿时就大声喊道:“哼!我儿子怎么样我会不知道吗?我看你们就是想要让我失去威望!让我无法接任商业执事的位置!还有,我的儿子可是你的侄儿!你这么对他们,你觉得好意思吗?”

    “事实也就是这样,你要是不信的话,等回到家族,我给你看看我得到的情报吧!现在我们还在执行任务,你就先静静吧!”平龙都平静的开口道。

    平龙都说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动作,不过他的视线却是紧紧的盯着平利。

    平利感觉到了平龙都的视线之后,他马上就感觉不对劲,于是他便走到一边思考起来了。

    这时,平吉正带着人刚刚离开平利的阁楼。但是他们却是迎面走过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慌慌张张的,感觉就是出现什么事情了。

    平利看到有人慌慌张张的朝他们跑来后,他马上就开口道:“站住!你想要去哪里?”

    那人听到了平吉的话后,他马上就停下来了。不过他明显不知道平吉的身份,于是他便认真的打量着平吉这群人。

    很快,那人看到了正在平吉身后和别的人谈话的平徳了。于是,他马上就对着平徳喊道:“平徳大人!我们抓回来的那一群黑衣人全部被弄死了!”

    正在谈话的平徳听到了声音后,他马上就停止说话。并且他还在第一时间抬起头看向说话的那一个人。但是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平吉却是在听到了话语后便大吼一声:“你说那些黑衣人都死了?”

    这时候,平徳终于反应过来了,他快速的把头转向平吉,这是在等候平吉下决定。

    这时候的平吉已经涨红着脸继续说:“所有人马上动作起来!第一时间将整个庄园都封锁起来!并且长老以上的还要组成两个队伍,你们的任务就是寻找不在庄园中的所有人!平徳你安排十个人组队吧!”

    众人一听,他们顿时就严肃的应了一声,随即众人便马上散去了。原地之上只留下了平吉和那个报信的人。

    这时候,平吉才对着那一个报信人说:“你叫什么名字?赶紧带我去柴房,我要去看看那些黑衣人。”

    那报信人听到了平吉的话后,他便一边向一个方向走动,一边开口道:“小的是平徳长老的侍从王宁,我是在昨天被平徳长老带到这里的。”

    平吉听到了报信人王宁的话后,他便轻声问道:“那好,王宁你是怎么发现黑衣人死亡的?”

    “是这样的,我发现黑衣人全部死亡之前,我尿急去解手了,当我解手完回到柴房的时候,门口处已经躺着之前和我一同看守的伙计了。于是,我便快速进入柴房里面,进去之后,我却是发现黑衣人已经全部倒地了,而且每个人的心口都被捅了一刀!看到这一幕后,我马上就来报告了。……”

    报信人王宁快速的说着。

    平吉听到了报信人王宁的话后,他便沉默了。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柴房了。

    只见平吉快步走到了门口处查探了一下那些平家的仆人。

    但是一会儿之后,平吉的脸色却是变得铁青了!

    报信人王宁看见平吉的脸色不对,于是他便没有开口说话,以免触犯到平吉。

    平吉铁青着脸进入了柴房之内。

    只见柴房之内整齐的摆放着一些柴火,但是在一些柴火的位置却是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躯体!

    平吉一一给这些躯体探了探,但是探查后平吉的脸色变得更加铁青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平吉才沉声道:“去通知刚刚你见过的所有人集中庄园中央!”

    这话明显就是对王宁说的。

    于是王宁马上就应声离去了。而平吉也在这个时候转身朝着庄园中央走去。

    大约半个小时后,之前开会的地方已经再次聚集了许多人。

    平吉看了看众人后,他便沉声开口道:“我们的仆人被杀了!中剧毒而死。我们抓回来的那群人也被杀了,凶器是匕首。”

    平吉的声音虽然说比较沉重,但是他的语气都非常的平淡无奇。

    但是,熟悉平吉的人都知道,平吉的语气要是平凡无奇的话,那就意味着他已经愤怒到极点了。

    “我记得平利的二儿子平烽是用匕首的。但是他现在不在这里。”平徳一阵思索后就开口道。

    “什么?我儿子平烽现在不在这里?怎么可能?我可是交代他不要离开这里的!”平利非常惊讶的开口道。

    “确实是如此啊!刚刚平吉叫我们去封锁了整个庄园,那那时候我就特意找下人问了一下这次的年轻人。但是,我得到的回答就是:你的三个儿子却是一个也没有看到。另外还有一个仆人说就在我们封锁庄园的前一刻钟之时,他们三兄弟离开了庄园。”平徳严肃的说道。

    平吉听到这里,他便发出了一声叹息:“唉!线索又断了!想要找到线索实在是太难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