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钟之后,平凡的面前停下了一辆马车!

    这辆马车正是竹崆看到的那一辆华贵马车!

    众人看到了马车停下了之后,众人马上就警惕起来了!他们一个个都抓起了手里的兵器,准备随时开始战斗了!

    马车停在平凡的面前之后,那马车夫就下了马车。他只是静静的待在马车的旁边,并没有说什么。

    在马车夫离开马车后不久,马车之上也出来一个人了。不过这个人令平凡顿时就短路了!

    因为这人正是分身平谷!

    平谷笑嘻嘻的开口道:“哥,我回来了。”

    分身平谷的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平凡终于在短路状态变回正常了!不过他并没有听到分身平谷的话语,他只听到了最后一个字的字音。

    于是平凡便对着分身平谷道:“你刚刚说什么了?还有,你是不是在龙湖镇惹事了?”

    分身平谷听到了平凡的话之后,他顿时就哑口失言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分身平谷才再次开口道:“我说我回来了。我并没有在龙湖镇惹事啊!怎么了?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当分身平谷的话音落下之后,平凡便接着问道:“那怎么会有两辆马车在前面停着?”

    分身平谷一听,顿时就大笑起来!现场只留下分身平谷的笑声了。

    平凡只是静静的看着分身平谷大笑。

    过了一会儿之后,分身平谷终于安静下来了,不过也就是这个时候,他身后的马车出现了一个平凡不认识的人。他并不知道马车之内已经有人出来了,他正在缓缓的开口说道:“其实我并没有在外面惹事情,而是我在灭兽殿之中遇到了一个人,据说那个人是神箭奴者安排照顾我们的。但是我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我就带着他的后辈回来了,这个后辈的年纪和你差不多,算是同龄人吧!那些马车就是有一辆是他的,另外一辆则是我们原来的那一辆改造出来的。”

    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平凡二人的身后响起:“谷弟,他就是你的哥哥吗?”

    平凡和分身平谷闻言,他们连忙就转过头去一看。只见他的身后已经出现了一个五官端正的年轻人,此人穿得非常的华贵,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贵族气势!在此同时,此人也在指着平凡。与此同时,两人也转过身去了。

    但是两人的反应却是不一样,平凡惊奇的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年轻人,而分身平谷则是淡淡的笑着。等平凡看了一会儿之后,分身平谷就对着年轻人开口说道:“嗯,他全名叫平凡,同时他也的确是我哥哥。怎么样?是不是你家爷爷要找的人?”

    “嗯,我先验证一下。我感觉他的气息和你的很相似,也许你哥哥就是我爷爷要找的人吧!”年轻人很随意的开口道。在说话的同时,他也在右手的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了一个令牌,并且他在拿出了令牌后他还将一道能量打入了令牌内。

    顿时,那一道令牌便发出了一阵耀眼的金光!而且在金光浮现的时候,平凡的胸前也浮现了金光!

    平凡看到了他的胸前发出金光之后,他马上就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一会儿之后,平凡终于反应过来了,他呆呆的看着年轻人。因为他的胸前放着的东西只有两样东西,一是灭兽令,二是剑幻镜,而和神箭奴者最有可能有关心的就只有灭兽令了。

    那年轻人看到了平凡胸前的情况后,他马上就笑了。而分身平谷也是一阵惊喜的看着平凡。

    片刻之后,他才再次开口道:“嗯,平凡,你就是我爷爷要找的那一个人!我来做一下介绍,我是龙信,来自距离这里大约五百公里的麟龙城!你们以后就叫我龙信吧!不用客气的。”

    面对龙信的话,平凡和分身平谷两人反应却是各自不同。

    分身平谷只是快速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在旁边静静的站着了。

    “什么?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一个人?”平凡惊讶的开口说道。

    龙信微笑着开口道:“不错!不过我爷爷不能帮助你在龙湖镇里立足了,因为麟龙城那一边出现了一个大变故。我龙家身为麟龙城的第一家族就必须要派出一个德高望重的人过去。因此我这次过来也只能是帮你们在这里立足了,在做完这些事情后,我也应该赶紧往麟龙城赶去了!本来今天我就要离开龙湖镇的,但是幸好我在出发之前碰到了你弟弟,要不然我可就要出发赶往麟龙城了!”

    “这就说明老天爷都要你爷爷帮助我一下啊!要不然怎么会碰上我弟弟呢?你说是吧?”平凡听完了龙信的话之后,他便庆幸的开口道。

    龙信带着歉意的开口说道:“是啊!还好我今天遇上了你弟弟,要不然我就无法完成我爷爷吩咐下来的任务了。我的任务就是负责将一个刻有阵法的阵盘交给你们,这是我能够帮助你们的。原本我爷爷打算在龙湖镇内给你们一个庄园的,但是奈何事情来的突然,我爷爷根本就没有时间做一件事情,真是抱歉。”

    分身平谷的非常惊讶的开口问道:“哦,有阵盘?”

    只见龙信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同时他也非常严肃的开口说道:“这个阵盘由于我的实力不怎么高,所以我也只能够在灭兽殿之中兑换一个合适的阵盘,这个阵盘它具有幻阵、防御的能力。是一个比较适合你们使用的一种阵盘。现在我就将阵盘放下来,你们以后去将阵盘开启就可以运用阵法了。”

    平凡和分身平谷听到了龙信的话之后,他们马上就露出了狂喜之色!

    不过龙信并没有注意到平凡和分身平谷的表情,因为他正在走向那两辆马车了。他在走向先来到这里的马车之时,他就缓缓的对着那马车夫开口道:“那些东西你们都带来了吧?”

    那两个马车夫听到了龙信的话之后,他们马上就有人回答道:“回少爷的话,我们已经将东西都带来了。这些东西都是适合您使用的。一共是两套,一套低阶一套高阶。”

    龙信闻言,他马上就开口吩咐道:“你们现在马上就将陇灵阵台给搬下来吧!低阶的先迟一些,这是我爷爷交代留下来的东西,我不能带走的。”

    随即,那两个马车夫就开始将金属打造成的马车拉到了小酒楼的前面。当马车在小酒楼前面停下来的时候,那两个马车夫就开始从马车之内搬东西下来了。

    这时,龙信就对着平凡和分身平谷开口道:“这陇灵阵台是陇灵阵的阵法基点,这个陇灵阵一旦开启后,陇灵阵周围五十米的能量都将会被集中起来,在阵法范围之内的能量将会比外面更浓郁!这个是修炼的最佳辅助阵法!你们可要好好珍惜!”

    平凡和分身平谷一听,他们相视一眼后,顿时就兴奋的跳了起来。

    但是龙信并没有看到这一幕,因为他已经转身朝着小酒楼的位置走去了。

    只见龙信非常快速的在小酒楼的周围转了一圈。他走完一圈之后,他便在小酒楼的周围放下了一些东西。

    不过是一会儿之后,龙信就已经将东西按照某种方位放了许多东西了。

    在龙信移动的时候,平凡的目光一直都是追着龙信的。

    于是,当龙信将东西放完了之后,平凡便在第一时间想起了一个名词:“阵法。”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分身平谷已经对着龙信开口问话了,道:“龙信,这就是你说要给我们的那一个阵法吗?”

    龙信头也不回的开口说道:“是啊!这个阵法只是一个初级阵法,威力也不是太大的,不过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所以以后你们要是想要更高级的阵法的话,我也是无能为力了。如果那你们有足够的能力的话,你们可以去灭兽殿兑换高级的阵法……”

    “初级阵法?这是什么意思?”平凡非常疑惑的出声询问道。分身平谷也是饶有兴致的盯着龙信,想来也是不知道初级阵法的意思吧!

    龙信一听,他便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随即他就明白了平凡和分身平谷并不知道阵法的分级。

    于是,龙信便缓缓的开口道:“其实,我们灵剑大陆的阵法分级分别是初级、中级、高级。而这三个等级并非是全部的等级,因为这只是三个大的等级,在其中还有着更小的分类,那就是每一个大的分类之中还有三个小分类,那就是一级、二级、三级。而我的这个阵法就是初级阵法当中的二级阵法,它名为龟幻阵。至于它的能力你们也应该知道了吧?”

    平凡和分身平谷一听,他们便快速的点点头,表示他们已经知道了。毕竟龙信在之前已经说过这个阵法的能力了。

    龙信看到了平凡两人的点头之后,他也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他已经转身投入了阵法的构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