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平凡穿越光门回到隍重殿之中的时候,那一道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了!

    “你已经完成考验了!这是你的修炼令牌!你在考验之中所获得的那一个匣子,是一个传承的引子,只要你愿意开启传承考验你就可以去进行考验!如果通过了传承考验的话,你就可以获得那一个传承!如果不开启传承考验的话,可以随机获取这里的一份物品!这些物品是大殿之内的一切!”

    当这道神秘的声音彻底落下的那一刻,一个令牌凭空出现在了平凡的面前。当平凡看见那一块修炼令牌之后,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将修炼令牌给抓在了手里。

    将修炼令牌抓在手里之后,平凡看了看他手里的修炼令牌,只见修炼令牌之上刻有‘十’的字样。而平凡在看见了‘十’的字样之后,他便环视了一下周围,只见在距离他还有十米距离的地方有一个门户,而门户那紧闭的大门之上同样写有‘十’字。

    当平凡看到了那一个写有‘十’字的门户之后,他便明白自己手中的这个修炼令牌是和那些门户一一相对的。

    随即,平凡便站在原地看了看那还留在原地的五株流脓草。很快,他就将视线转移到了自己手中的这一个匣子。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个匣子到底隐藏有什么秘密。

    平凡盯着他手中的匣子看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喃喃自语道:“既然我已经得到了这个匣子了,那么我就应该去寻找一下这个传承!如果说我最后有机会获取机缘的,而自己却是没有去进行考核,那么我岂不是要亏大了?”

    随即,平凡又看了看那一个写有‘十’字的门户。但是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继续看向了手中的匣子。

    片刻之后,平凡便对着门户林立的隍重殿内的空间大声喊道:“我要开启隍重殿的传承考验!我要开启隍重殿的传承考验!我要开启隍重殿的传承考验!”

    平凡抱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原则喊了三遍。

    当平凡喊完了的时候,他的头顶就传来了一道黑得发亮的流光!这股流光并没有被平凡感应到。

    很快,那股流光就降临在平凡的身上了!

    顿时,平凡便进入了另外一个界面之中了!这个界面便是隍重殿的传承考核空间!

    当环境发生了变化之后,平凡马上便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对于这样子的变化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他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些变化的不断完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平凡终于有动作了!只见他盯着北方的天空看去!而北方却是在他转头的那一刻就形成了一道阶梯和一块石碑!石碑是矗立在阶梯的前方的!而阶梯则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而且这阶梯的每一个台阶都是高五米!宽更是达到了二十米!

    平凡看到了阶梯和石碑出现的那一刻,他便朝着北方赶去了。

    很快,平凡便来到了石碑的前面。他静静的盯着石碑上的文字:“压力通天梯!一共有一千个阶级!当走过了所有的阶级之后,考核者就可以进行下一轮的考核!”

    平凡看到了石碑上的文字之后,他便露出了一股慎重的表情,但是他很快又收起这个表情了。

    随即,他便走向了第一个台阶。第一个台阶距离地面只有十厘米,他很是随意的就跨上了第一个台阶。

    当平凡跨入了第一个台阶之后,他便马上对自己的气息进行掩饰。这时候,平凡感觉到身上有一股能量正在不断的压缩自己!

    这时,天空之中传出来了一个声音:“此台阶的通过方法就是跨越一个世界就代表着你已经跨过一个台阶了!”

    平凡听到了天空之中传来的声音之后,他马上就选择了一个方向移动而去。

    很快,平凡就感觉他体内有一股能量正在被这个特殊的空间的能量所摧毁!

    平凡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之后他便果断的检查了一次!

    最后,平凡寻找到自己身体的异样传来的原因了!因为他的体内的经脉非常的脆弱!由于体内经脉的脆弱,那高于平常压力的环境马上就将体内的经脉给摧毁了!

    平凡兢惧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我的经脉天生就是这样子的?”

    这时,一道陌生的声音出现了!

    “后辈!你的经脉尽碎!日后你要好好的寻找机缘将经脉尽碎这一个问题解决了!记得好好修炼!我在逍遥之巅等候你来助我一臂之力!我是林天,你所听到的声音都是我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手笔!今日,我便告诉你那个梦的来源:那个梦是你未来的一次投影,如果你无法改变的话,那么那就是你的命!希望你的未来不是这样子的。”

    平凡听到了这道声音之后,他不由的想起了他在五年前所做过的一个梦:他被一群敌人追杀,而且他经脉尽碎难以获得高成就!最后的结局就是他被击杀了。

    这时,一股微弱的能量被平凡感知到了!这一股微弱的能量来源于平凡的体内。这股能量可以让自己的经脉变得更加稳固!

    平凡在感觉到了那一股微弱的能量出现的那一瞬间他就马上探索起来。

    许久之后,平凡的灵魂感知到那股微弱的能量在被压力挤压的那一瞬间就出现了!但是,这股微弱的能量也仅仅能够昙花一现而已!因为那一股微弱的能量在出现的那一瞬间就被平凡体内的能量给扼杀了!

    很快,平凡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体内的能量可以扼杀自己经脉出现的那股微弱的能量!如果体内没有能量了,那就有可能可以将那一股能量孕养壮大!

    当平凡意识到问题的所在的时候,他马上做出了一个决定:将自己现存有的所有能量都散尽!

    于是,平凡马上就在原地对着大地猛的灌输能量!

    一刻钟以后,平凡身上已经没有天地的能量了!有的只有那些因为经脉受到冲击而产生的神秘能量!

    随着全身能量全部散尽,那些神秘能量开始不断的频繁出现了!而且随着神秘能量的每一次出现,平凡身体的经脉的强度就会增加些许!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平凡在荒重山的隍重殿之中不断的增强,平吉正在荒重山的周围寻找平凡。

    平吉看着周围的森林忍不住在心里后悔道:“我当初怎么会同意那小子的提议的!为什么不是我们一起走?”

    许久之后,平吉再次在心里想道:“平凡他一定会没事的,我还是去景土镇去等候他吧!毕竟景土镇还有其他平家人。”

    随即,平吉就离开了。他一直往着景土镇的方向赶去。

    半天之后,平吉出现在了景土镇之内的一处庄园之外。他来到了庄园的大门处敲了敲门,然后就站在原地等候大门的打开。

    过了一会儿之后,庄园之内传来了一个声音:“什么人敲门?”

    平吉听到了庄园里面的声音之后便低声道:“平吉。”

    平吉的话音刚刚落下,庄园的大门就被打开了。里面的人迎面开口道:“副队长,你终于来到这里了!”

    平吉不明白那迎面而来的平家人的意思,于是便开口问道:“怎么了?有事情发生吗?”

    “是这样的,我们在收集完情报之后便第一时间去找你了,但是却是找不到你和平凡……”那和平吉迎面的平家人慢慢的解释道。

    “于是里面的大人物生气了?”平吉抬头看了看里面之后才开口说道。

    平吉问完了之后,他也没等那为他开门的平家人就进入了庄园之内的一个阁楼。因为他看见他的一个属下了,他想在自己的属下口中获取一些比较重要的资料。毕竟他的属下也是这一次的押送队伍之中也算是高层人员。

    “平擎!你和我说说你们收集了情报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平吉看着一个身穿布衣的人开口道。

    这身穿布衣之人便是平吉的属下平擎。

    “嗯?副队长!你终于回来了!”那平擎兴奋的喊道。

    “嗯,我回来了,不过我们还不能前进,你还先说说我离开之后、你们找不到我的这段时间这支队伍发生了什么事吧!”平吉应道。

    平擎思索了一会儿之后便开口说:“其实也就是那个二长老一方的那些人怀疑您放走了平凡!并且你们还背叛平家了!他们想要将我们排除出这个队伍独自送平凡去红铁矿场。”

    平吉听到了平擎的话之后,他便平静的问了一句:“没有其他了吗?”

    平擎坚定的回答道:“没有。”

    平吉冷冷的开口说道:“那就去算算总账吧!哼!他们居然敢违反执法队的纪律!真是不知好歹的家伙!”

    平吉在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非常寒冷。

    随即,他便漫步走向了庄园的中央。

    画面转移——正在接受考核的平凡。

    “很好!现在这一股能量已经可以连连续续的维持一段时间了!如果再加把劲的话,那么我的经脉将会更加坚固和柔韧的!到时候我再也无需担心经脉尽碎的问题了!”平凡兴奋的感知着体内的变化开口道。

    随即,平凡便再次前进了。因为他要通过这个考核将自己经脉尽碎的问题给解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