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平垄的喊话完毕,在场的所有属于二长老派系的执法队队员都急急忙忙的走向了平垄!而走向平吉执法队副队长的人则是少之又少!

    很快,平垄身边就聚集了在场所有执法队成员的四分之三了!而平吉在面对这样子的一个情况他也只是无奈的看了看平凡,然后就在心里难过的想着:“四长老,我对不起你!我居然没有好好的将这一件事处理好!”

    再次过了一会儿之后,在场的所有执法队的成员都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了!在平凡的面前有着两股人马,一部分是选择平吉的,一部分是属于二长老的!

    平垄看到了现场的状态之后,他就笑嘻嘻的对平吉道:“平吉副队长,现在我们这里已经有了最明确的决定了,那么您是不是应该宣布最终的结果了?告诉你,我平垄可是很忙的,如果你还在这里耽误时间的话,到时候二长老怪罪我不管人员调动不力的话,你可就要为我负责!”

    平吉一听,他便听出了平垄口中的威胁之意。于是他便为难的看了看平凡,就缓缓的开口了:“平凡,由于你随意破坏我族族规,并将平景打成昏迷,因此我决定将你送到隶属于平家的墨玉城去当一个士兵!你有没有异议?”

    平凡听到了平吉的宣布之后他就随意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这个决定已经是最好的一个了,虽然说墨玉城是一个土地贫瘠、经济不发达的小城,甚至是连金鼎镇都无法比美的小城市!如果是二长老派系的执法队员来做决定的话,结果可不会这么好的!

    于是,平凡就点头同意了。但是,平凡是同意了,可以二长老派系的人并不同意这个决定!

    “等一下!”

    一道声音突然在众人的耳中响起!

    众人迅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开口说话之人一个陌生的男子。他并不属于执法队!

    陌生男子看到了众人的反应之后他便温和的一笑,然后才开口道:“嗯,我这次来打扰大家是因为刚刚二长老有了对平凡另外一种处罚,而二长老让我来这里告诉大家!二长老的出发就是要将平凡送到我平家的红铁矿场里!请问大家有没有意见?”

    “你说你是二长老派来的人?你有什么证明的东西?如果没有证明的东西的话,那么我们也就不用相信你了!”平垄听到了陌生男子的话之后他就开口道。

    只见陌生男子对平垄的话语没有丝毫的压力在意,他缓缓的在怀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物件。这个物件是一个令牌!

    众人看到了陌生男子将令牌掏出来之后便将目光转移到了令牌之上。只见令牌之上刻有一个‘二’字!众人看到了‘二’之后都明白了:这个陌生男子就是二长老派过来的人!因为那个令牌的确是二长老的信物!

    于是,平垄便再次开口道:“诸位,既然二长老有新的处罚方式,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要重新投票一次?”

    平垄说话的时候是盯着平吉看的,其意思不言而喻!

    一个站在平吉一方的一个老者慢悠悠的开口说道:“的确是应该这样子做的!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进行投票吧!投票的双方依旧是现在的样子,请大家再次做出决定!”

    这个老者是平复。

    平吉一方的人听到了平复的话之后,他们马上就有人对着平复指责道:“平复!你身为执法队的队员,你怎么能够这样子做?我们执法队的规矩想来你也是知道的!”

    平复听到了指责之人的话之后毫不在意的回答道:“知道,不就是一切以家族的利益为处事嘛!这个我记得!但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人往高处走’!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这句话?”

    平复说罢,他便转身离开了平吉的阵营来到了平垄的阵营。

    而平吉看到了这样子的一幕之后,他的心里就冒出了一个念头: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一定要对执法队进行一次整改!无论四长老怎么想也罢!

    过了一会儿之后,两方阵营再次形成了!这一次平吉所形成的阵营只有十人!而在场的执法队成员却是有五十多人!这就意味着平吉的做法被二长老的人摧毁了!

    平垄看到了现场的状况之后,他就对着平吉一方道:“诸位,现在的人数分布相信大家也是可以看到的,那么这个结果就是执法队对平凡的处罚了吧?”

    平吉一方人听到了平垄的一番话语之后,他们想说‘不’的,但是奈何人数相差过大,他们也就只能愤愤的看着平垄一方的人了!

    陌生男子看到没有任何人提出质疑之后,他就对着众人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马上将平凡押赴红铁矿场吧!”

    这时候,平吉开口了,他说:“这个倒是可以,不过我要求由我亲自押送平凡去红铁矿场!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我可以要求由四长老来处理这件事情!到时候可不要说我无情无义!”

    “这……”众人听到了平吉的话之后都一阵无奈。因为在座的人都知道四长老是一个一定会秉公办事的执法队员!而且只要他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有人可以改变!如果让四长老来处理这一件事的话,平凡的处罚一定会被减轻的!那时候就算是二长老也无法干涉!同时,这件事情本来有很大责任就是平景的!

    所以二长老派系的人一定不会让四长老来接手这一件事情的!于是那个陌生男子就开口说道:“可以,不过我要指定几个人和你一起去,以免你徇私将平凡放走了!你看这样子可以吧?”

    平吉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口应道:“嗯,可以。那么我们三天之后就将平凡押送前往红铁矿场吧!”

    “不行!我要你现在就将平凡送出去!要不然就由我将平凡押送到红铁矿场!”

    那陌生男子一听平吉的话之后就坚决的开口拒绝道。

    平吉一听,然后就沉默了,他在心里想:“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么平凡就无法和他的母亲道别了,我该怎么做?”

    平吉思考良久之后就重重的一叹:“算了,我还是同意他的决定吧!不然我就没有办法让平凡去那个机缘之地寻找机缘了!”

    于是他就对陌生男子说:“好吧,我同意了。”说罢,他就转身对一个年轻人说:“儿子,你去告诉四长老,就说我办事不力,将平凡发配矿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