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平远,你终于回来了!”平凡的二叔平隆开心的看着平远开口说道。(书^屋*小}说+网)

    平远带着笑意对平隆应道:“嗯,父亲我从金源宗回来了。”

    平远对平隆回话之后,他就转身对端坐在家主之位上的平犸道:“族子平远见过家主!”平远在说话的同时还对着平犸弯腰了。

    平犸听到了平远的话之后就对着他应道:“嗯,起来吧。以后只要不是在必要的场合中,你就不用对我喊什么家主之类的了!喊我姑爷吧,反正你母亲也是我的妹妹。知道吗?远儿,这一年多你一直都是待在金源宗里吧?”

    平远非常坚定的开口说:“不,这是最基本的礼节,我不能随意的!而且我们未来还要将我们平家现在所在的金鼎镇给完全控制在我们平家的,我们怎么能够不注意这些礼节问题呢?所以我们不能因为某些关系就让礼节消失!家主您说是吧?嗯,我的确是待在金源宗之内的。”

    平家的二长老平殴在平远刚刚说完的时候就接过了话题:“嗯,既然我们平家现在已经出现了平远这个天才,那么我们就一定会出现更多的天才的,因此我们一定可以称霸金鼎镇的!因此我也赞同礼节不可随意这个观点!”

    而平家的大长老平跃则是看了看平远和家主平犸之后就闭目养神去了,他并没有表达任何的意见。但是他的心却是在翻滚:“平犸啊,你可知道我平家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么?你将自己一度钟爱的玉兰给冷落了,而且还对她不闻不问的,你这样子的作风会给我们平家的声誉造成不良影响的!但愿你可以认识到这一个问题吧!而且现在我们可调动资金正在不断的减少着,我们这么发展下去的话,平家还能够支撑多久?”

    而家主在二长老说完了之后他就看了看他正面对出去的那一片天空,然后便欣喜的开口道:“嗯,很好,那我们就将第一个目标定位在称霸金鼎镇吧!大家怎么看?”

    家主的话语落下之后,在平家大宅之内的众人就开始议论纷纷了。

    ……

    半刻钟之后,平家的议会长老平律对家主平犸开口了:“家主,这个目标的确是好的,但是依我看来,这个目标可能会很难实现的!”

    家主平犸听到了平律质疑之后便脸带微笑的询问道:“平律,这话从何说起?”

    平律被平犸询问之后他就清了清嗓子,然后才慢悠悠的开口解释道:“第一,我们现在的经济有点儿萧条;第二,我们现在用来支付族常长老的资源经常出现不平衡!就比如说大长老每个月才领取五十人灵丹,而二长老每个月却是领取了比大长老两倍的人灵丹!家主您也是知道大长老他每天都要忙活的,而二长老也仅仅是在每次的成人礼结束之后才忙活一段时间的,可是他们的酬劳却是不一样的,你说这是不是资源分配不平衡?既然分配都不平衡了,那么我们未来的收益岂不是说也是会不平衡的?而且这样子一来,我们的族内资源岂不是会发生严重的无规律分配?”

    平犸当平律说完之后他便继续开口询问道:“嗯,你说的这个是真的吗?”

    平律坚定的开口应道:“我敢保证一切都是属实的!”

    于是,平犸便开口应道:“那好,那我现在就任命你为督察族老,并且你还要担任议会长老的职位。你的主要职责就是负责调查我们族中的种种,然后将这些信息告诉我,我会进行处理的!你看可以吗?”

    平律听到了平犸的话之后就爽快的开口说道:“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家主平犸得到了平律的肯定回答之后,他马上就对着其他人开口询问道:“嗯,那么,诸位还有其他的疑问吗?如果没有了,那么我们就将我们的第一个目标确定为称霸金鼎镇吧!”

    家主的话音刚刚落下,二长老和三长老的心中就浮现了同一个念头:“平律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的?”

    但是二长老和三长老思量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就放弃了继续想下去的念头了,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已经确定下来的一件事情,除非家主愿意撤回刚刚的那一道命令!同时发生的还有许多讨论的平家人的声音。

    片刻之后,周围安静下来了。二长老和三长老异口同声的开口道:“我们两个同意家主的想法了!大家有没有其他意见?要是有意见的话,请站出来告诉我们!”

    二长老和三长老说完之后,周围都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任何人想要否定家主平犸的想法。

    于是,平犸就开口道:“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么我们的第一目标就定为称霸金鼎镇吧!”

    就在这时,平家大宅之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报!紫韵园方向传来了打斗声!”

    声音传来的同时,一道侍卫的身影出现在了平家大宅的门口。

    二长老平殴听到了那一道突然传来的声音之后马上就站起身来对着那个侍卫开口道:“怎么回事?派人去查看没有?”

    那侍卫听到了二长老的话之后他马上就回答道:“我们已经有人去查看了,目前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长老得到了回答之后,他就对着侍卫摆摆手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会派出一个长老去处理的。”

    ……

    画面转移——紫韵园之外

    “嗷!”平景因为胸膛受到了攻击而惨叫起来了。

    在平景惨叫的同时,他已经摔落在墙角之下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对着平凡咆哮道:“平凡!你居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什么是以下犯上?”

    平凡刚刚想回答,不远处的拐角就传来了一声厉喝:“平凡!你在干什么!你这是在故意伤害少爷!”

    平凡听到了厉喝之后就转过身去看了看,然后就不再做声。因为他看到了一群人正在有序的出现在厉喝之人的后面!

    这一群人正是平家的侍卫队!是平家用来抵御外敌的一支主力队伍!

    不一会儿侍卫队就来到了平凡的面前。一个头领模样的人看着平凡对他身后的侍卫队成员喊道:“将平景少爷以及他的跟班带去治疗,同时也将平凡少爷带走静候家族的处理!”

    这时,平远赶到了!平远来到了现场的时候他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平景了!他快步来到了平景的面前。

    平景看到了他的哥哥平远朝他赶来的时候,他便哭丧着脸对平远道:“哥,一定要将平凡这小子送进大牢!我们都是因为他才……”平景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昏睡过去了。

    平远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他便愤怒的大喊道:“侍卫队的头领,你一定要将这不知地位高低的小子送进大牢!”

    那头领听到了平远的话之后他马上就应道:“是!我一定会将他送进大牢的!”

    侍卫队的头领之所以答应的这么多是因为他认识平远在诸位长老中的超然地位!

    随后侍卫队就将平凡送到一个大牢之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