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梅凤倒地时顺势一借力往远处跑去。

    滋滋滋……

    灭龙台的炽热炮弹落在电犀的身上,背后如同煎肉般的声音络绎不绝的传来,唐梅凤知道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双腿的动作也在保持着一个稳定的速度。

    牡伶看着脖子已经焦黑一片的电犀,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笑意,身体慢慢的从紧张状态中放松。

    一只手毫无征兆的搭在牡伶的肩膀,浑身肌肉登时紧绷,视线坚硬的转动着回到身侧:“你想做什么?”

    冰冷的声音响起时,周围的温度都已经降低了几分。

    牡伶的肩膀除了女人,从来就没有过男人敢碰,今天吕程的手却是落在了上面,牡伶心头一下就对吕程生出一份厌恶:“本以为吕程会和别的男人不一样,现在这只手却……男人真不是好东西!”

    随后,牡伶的右手就把吕程厌恶手扫开,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冰冷。

    吕程看着态度发生剧烈变化的牡伶,脸上的严肃依旧没有任何减轻。而且,他也不知道牡伶内心世界的想法。

    只见吕程板着脸道:“牡伶姐,刚刚你让我去找的《青山传记》找到了,上面记载了一个对我们非常不利的消息。”

    “你说什么?”牡伶冰冷的目光在吕程的声音之后变得震惊,目光下一瞬间就投中电犀。

    电犀正好被一层奇异的力量覆盖,身上的伤势也在一瞬间消失。

    “这,这怎么可能?”牡伶震惊的捂住嘴巴回头看吕程,“《青山传记》上都记载了什么?刚刚又是怎么回事?”

    吕程也看到了电犀的状况,但事实上电犀并不仅仅在回家的路上,奴天陌和奴角絮絮叨叨的说着些什么,但是都是些家常。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奴天陌和奴角也抵达了住处,大门半掩着,门上已经有两张蜘蛛网盘亘在上面。

    “没想到都已经结出蜘蛛网了……”奴角看着前面的大门,心里闪过了自己这些天的一幕幕,但是又不能和儿子说,只能强装淡定。

    作为奴角的儿子,奴天陌自然对自己的父亲有很大的了解,奴角的不自然第一时间就被奴天陌察觉,环视了一圈周围,虽然没人,但也不会是说话的好地方,当即奴天陌就将奴角拉到了房间里面去。

    “父亲,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我已经是修炼者了。”奴天陌说话的语气很是平淡,但是内心却如同狂风吹过海面一般波涛起伏。

    奴角动容的侧头盯着奴天陌,目光里已经失去了一个父亲该有的爱,一种严厉已经将奴天陌牢牢压制。

    奴角的严厉并不仅仅是存在于目光,而且还有实力的压迫,一股源源不断的庞大力量落在奴天陌的身上,开始的时候奴天陌还没觉得有什么,但好戏还在后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奴角的力量已经提到炼气二重顶峰的程度,但是却也怎么都掩饰不了他嘴角的笑意,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真的已经成功修炼了,不过这时候他却不打算放弃继续试探,释放的压制力量也越发的强大。

    作为压制力量的承受者,奴天陌的嘴脸已经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的“汗河”!但是奴天陌只是咬紧牙关坚持,他也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在试探自己。

    慢慢的,奴角释放的压制力量越来越大,奴天陌感受到的压力也越来越沉重,庞大的压力让奴天陌的脸部都开始舞动起来,那一道道“汗河”则是是不是飞溅在地上。

    ……

    一个小时后,眼睛已经变得血红的奴天陌猛的后退一步,紧接着一口鲜血便从嘴里喷出化成血雾。那来源于奴角的压制力量也在血雾形成之前瞬间散开。

    “儿子,你真的长大了!既然你已经能够抵挡炼气三重巅峰,那么我就给你定个目标,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够完整的听我说完这所有的故事,包括你娘。”

    奴角满怀欣慰的说出了一番话,只是在说到‘目标’二字时语气却是变得沉重起来。

    奴天陌喷血过后,他并没有倒下,反而将奴角所说之话一一记在心头。

    至于奴角的最后四个字,奴天陌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幻想,他根本就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娘亲,早些年奴角并不曾提起娘亲,所以奴天陌只知道自己又一个母亲,具体是谁却是没人能够知道。

    将所有话都记好的时候,奴天陌才缓缓的抬起头走近奴角:“还望父亲早日给儿子定下目标。”

    “只要你能够在半年内到达炼气五重,我就放你离开这儿,否则你就别想离开,记住如果你不想我连你这么个儿子都失去的话,就不要去包围了银湖村四分之三边沿的潜龙深林。”

    奴角重重的点头,嘴巴也一张一合的说出一番话,最后还以伤心的语气说出了一番叮嘱。

    听着父亲的话,奴天陌已经想到了那个潜龙深林。在回家的路上,奴天陌和奴角絮絮叨叨的说着些什么,但是都是些家常。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奴天陌和奴角也抵达了住处,大门半掩着,门上已经有两张蜘蛛网盘亘在上面。

    “没想到都已经结出蜘蛛网了……”奴角看着前面的大门,心里闪过了自己这些天的一幕幕,但是又不能和儿子说,只能强装淡定。

    作为奴角的儿子,奴天陌自然对自己的父亲有很大的了解,奴角的不自然第一时间就被奴天陌察觉,环视了一圈周围,虽然没人,但也不会是说话的好地方,当即奴天陌就将奴角拉到了房间里面去。

    “父亲,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我已经是修炼者了。”奴天陌说话的语气很是平淡,但是内心却如同狂风吹过海面一般波涛起伏。

    奴角动容的侧头盯着奴天陌,目光里已经失去了一个父亲该有的爱,一种严厉已经将奴天陌牢牢压制。

    奴角的严厉并不仅仅是存在于目光,而且还有实力的压迫,一股源源不断的庞大力量落在奴天陌的身上,开始的时候奴天陌还没觉得有什么,但好戏还在后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奴角的力量已经提到炼气二重顶峰的程度,但是却也怎么都掩饰不了他嘴角的笑意,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真的已经成功修炼了,不过这时候他却不打算放弃继续试探,释放的压制力量也越发的强大。

    作为压制力量的承受者,奴天陌的嘴脸已经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的“汗河”!但是奴天陌只是咬紧牙关坚持,他也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在试探自己。

    慢慢的,奴角释放的压制力量越来越大,奴天陌感受到的压力也越来越沉重,庞大的压力让奴天陌的脸部都开始舞动起来,那一道道“汗河”则是是不是飞溅在地上。

    ……

    一个小时后,眼睛已经变得血红的奴天陌猛的后退一步,紧接着一口鲜血便从嘴里喷出化成血雾。那来源于奴角的压制力量也在血雾形成之前瞬间散开。

    “儿子,你真的长大了!既然你已经能够抵挡炼气三重巅峰,那么我就给你定个目标,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够完整的听我说完这所有的故事,包括你娘。”

    奴角满怀欣慰的说出了一番话,只是在说到‘目标’二字时语气却是变得沉重起来。

    奴天陌喷血过后,他并没有倒下,反而将奴角所说之话一一记在心头。

    至于奴角的最后四个字,奴天陌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幻想,他根本就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娘亲,早些年奴角并不曾提起娘亲,所以奴天陌只知道自己又一个母亲,具体是谁却是没人能够知道。

    将所有话都记好的时候,奴天陌才缓缓的抬起头走近奴角:“还望父亲早日给儿子定下目标。”

    “只要你能够在半年内到达炼气五重,我就放你离开这儿,否则你就别想离开,记住如果你不想我连你这么个儿子都失去的话,就不要去包围了银湖村四分之三边沿的潜龙深林。”

    奴角重重的点头,嘴巴也一张一合的说出一番话,最后还以伤心的语气说出了一番叮嘱。

    听着父亲的话,奴天陌已经想到了那个潜龙深林。在回家的路上,奴天陌和奴角絮絮叨叨的说着些什么,但是都是些家常。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奴天陌和奴角也抵达了住处,大门半掩着,门上已经有两张蜘蛛网盘亘在上面。

    “没想到都已经结出蜘蛛网了……”奴角看着前面的大门,心里闪过了自己这些天的一幕幕,但是又不能和儿子说,只能强装淡定。

    作为奴角的儿子,奴天陌自然对自己的父亲有很大的了解,奴角的不自然第一时间就被奴天陌察觉,环视了一圈周围,虽然没人,但也不会是说话的好地方,当即奴天陌就将奴角拉到了房间里面去。

    “父亲,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我已经是修炼者了。”奴天陌说话的语气很是平淡,但是内心却如同狂风吹过海面一般波涛起伏。

    奴角动容的侧头盯着奴天陌,目光里已经失去了一个父亲该有的爱,一种严厉已经将奴天陌牢牢压制。

    奴角的严厉并不仅仅是存在于目光,而且还有实力的压迫,一股源源不断的庞大力量落在奴天陌的身上,开始的时候奴天陌还没觉得有什么,但好戏还在后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