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犀!”平凡听着突然蹦出来的声音,两手握拳猛的撞了一下,接着就朝着玄光战舟内部跑去。

    玄光战舟上,平凡前脚刚走,后脚还没踏入战舟上的建筑时,众人还在分析呼啸声是什么毁灭兽发出的,每个人脸上都刻满了着急,猛的看到了突然出现的电犀,反应快的已经在尖叫,慢一点的则是直接被吓傻了,电犀可是个传说!

    担任大将军的方泽反应最快,猛的使劲在地上踏了一下,接着就大吼着指挥:“大家快把灭龙台对准电犀!”

    有人在指挥,那些刚刚就在各司其职的人马上就有了主心骨,行动在短短的一瞬间内完成了统一。聚能,瞄准,分析……

    方泽看到众人行动非常迅速,心里非常意外,同时也满意的点点头,目光由近到远观察电犀分析着一切可行的方案。

    电犀此刻已经到了距离唐梅凤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在电犀恐怖的移动速度上,一百米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反应。

    忽然,一个女人的身影匆忙的从甲板上走过,在其身上浑身灵力已经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运转着。

    这个女人正是鸥雨,现在玄光战舟上暮光镇的军队最高级的将领之一,而暮光镇中最强的小分队也是她直接管理的。

    看着鸥雨,方泽的脑海里瞬间闪烁出一道灵光,下一瞬间方泽就得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

    “鸥雨!你负责指挥我们的远程小分队干扰电犀!”方泽对自己的结果自信心十足,在方案被确定的时候,吩咐鸥雨的声音就已经陡然出现在玄光战舟上。

    鸥雨正在急速前行,在她的眼里,一个非常适合她发挥实力的缺口就在等着她。方泽的吩咐从背后传来时,鸥雨只来得及回头看,而身体却还在继续往前走。

    经过短暂的分析,鸥雨就明白了方泽的用意,当即就把声音提高了几分贝大喊:“逐鹰分队!马上找到最有利的位置放出最快的骚扰飞舟!”

    逐鹰分队的人不多,只有二十来个,但是鸥雨的声音却让他们马上变成了一个整体!

    其中十个人分五组,每组都以最快速度释放出一艘飞舟,飞舟上搭载的武器很简单,只是一座标枪筒而已,但是透明的躯体、金色的标枪却是罕见至极!

    就连云竹帮的一群人都吃惊不以。

    “这么好的东西,我们云竹帮都搞不来,他们到底什么来头啊?”

    “要是能得到一座,死也值了……”

    “透明金标,自上古遗留下来的标枪筒,要是能研究透这东西就可以填上标枪筒的传承断层问题了。”

    ……

    方泽看着逐鹰分队已经迅速进入作战状态,那心头的沉重又减轻了几分。

    “那个谁?就指挥那个!我们储备的兽石不够用了!”

    然而,玄光战舟上的消耗却不打算让方泽闲着,只听一个人忽然开口大吼道。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个人伸手指了指灭龙台的一个圆筒,圆筒的周围,几颗紫黑色的菱形晶体静静的躺在那里。

    方泽很清楚圆筒的作用,但是兽石早就分配给逐鹰分队了,他手头也没有多的兽石,最终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

    “等等!这群人的来历似乎不简单的……那么,他们的头头是不是应该有存货?”方泽摇动的脑袋刚一停下来,一个大胆的想法就出现在方泽的脑海里。

    当即,方泽就开始观察甘林芸的所在,整艘战舟上,云竹帮的成员他就认识两个,一个是唐梅凤,另外一个则是甘林芸了,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女孩子刻在他的脑海中。

    左看右看都看不到甘林芸的时候,方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迅速的从原来的位置离开。

    寻找甘林芸的途中,方泽看到了一个好事和一个坏事。

    灭龙台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已经对电犀造成了伤害,一瘸一瘸的电犀行动速度比之前慢了点点。这算是个好消息,而且逐鹰分队的第六艘飞舟也离开了玄光战舟,那古朴的气息在方泽眼里依旧是那么的熟悉,而云竹帮的人却不这么认为,那并不是古朴而是古老!

    另外一个坏消息就是,唐梅凤和电犀交上手了,处于下风的不是电犀。

    在方泽不懈的努力下,甘林芸的身影终于在方泽的眼前出现,甘林芸脸上非常着急,好像是在找什么人一样。

    不过,方泽已经被玄光战舟的战事拉走了一根筋,甘林芸的焦急根本就没能出现在方泽的意识里。

    两三步之后,十多米的距离就消失了,方泽很严肃的开口问:“甘林芸!你们还有多少兽石?这时候就不要担心浪费了!通通拿出来用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炸开时,方泽的身影也成功挡住了甘林芸的去路。

    “啊……方泽,你干什么啊!吓死人了!你要兽石?”甘林芸被猛然出现的声音和方泽吓了一大跳,右手在胸口拍了拍才回过神来。

    方泽抬手一指:“上面那些灭龙台消耗有点大。”

    “你……你不是一个镇子的大将军么?”甘林芸狐疑的打量着方泽,不料却发现了一艘造型古朴、气息古老的战舟出现在方泽后方,再往前面去就是电犀的位置了,甘林芸瞪大着眼睛震惊道,“那艘造型古朴的战舟是你的?”

    “嗯,部下无意中找到的。怎么了?”方泽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鸥雨在指挥的逐鹰分队。

    “天呐!这怎么会……”方泽刚一说完,甘林芸张大的嘴巴就已经能塞下一颗鸡蛋了。不过,甘林芸猛的想到有些事情还不是时候让别人知道,所以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方泽看看自己部下的逐鹰飞舟,又看看面前吃惊不以的甘林芸,抬手在甘林芸面前挥动了两下道:“咳,难道这里面有故事?”

    甘林芸复杂的眼光扫了一眼方泽,内心有一个声音无限重复的警告着她不要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别人。

    时间渐渐过去,方泽满心好奇的盯着甘林芸,但他只能得到一个闭上眼睛后的平静。

    “呼~”甘林芸把内心恢复到平静状态才呼出一口气,道,“你要的东西在里面,我要去找平凡了。”

    一枚储物戒指被甘林芸一把拍在方泽的胸膛,而甘林芸却是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甘林芸的声音渐近尾音时,重力的牵引下储物戒指开始做重力加速,方泽只能伸手接住储物戒指,不可置信的目光随后落在自己手上:“甘林芸的态度真的很不一般……明明不愿意说的答案却直接塞给我。真是个惊喜。”

    然而,看到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时,方泽的表情却是凝固在脸上。

    满满一个储物戒指的兽石静静的躺着,浓郁的力量通过方泽的力量刺激着方泽。

    “为什么?”方泽呆呆的看着手中的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却不是古朴飞舟的信息。

    在某个转角,甘林芸看着方泽摇摇头心道:“这件事我还没有结果,暂时不能告诉你。”

    方泽忽然觉得有人在观察自己,转头一看却什么也没发现;甘林芸看着面前的平凡,不知道为什么平凡会突然把她带到这么一个密封的房间里。

    “这是玄光战舟的控制中心,现在你来控制玄光战舟的一切,权利我已经给你了。”平凡沙哑的声音从甘林芸身边出现,但身体却在慢慢的消失。

    “老大!你怎么了?”甘林芸恐惧的看着平凡,生怕平凡会出什么事情。

    但,平凡并没有做出回应,并且彻底的从甘林芸眼前消失。潜龙深林在奴天陌的印象里并不存在,但是奴角的话却让奴天陌牢牢的记住,同时奴天陌也在心里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半年内达到炼气五重。

    次日,阳光从未关的窗户投射进来奴天陌才从修炼中转醒,身体盘坐在床上多时显得有点坚硬,但是随着奴天陌的活动之后,所有的关节都舒张开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听着有点脆耳。

    不一会儿,奴天陌就开始在厨房里忙活开了,他要做两个人的早餐。

    厨房的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影,他正是奴角,因为今天他有个打算,所以就特地起了个大清早,看着儿子忙碌的身影幸福的笑容也随之出现,只是幸福之中还隐藏着些许难以发现的悲伤。

    奴天陌做菜的速度很快,仅仅是一会儿奴天陌就已经将两个人的早餐都准备好了,有牛奶,有小米粥,还有一小碟精致的小菜。

    奴天陌熟练的将早餐放在托盘上转身,这一瞬间却是发现奴角满脸幸福的笑容,不禁呆了呆,在记忆中奴角从来就没有这么早起来过。

    “爹,赶紧吃东西吧!早餐要趁热吃才好吃的。”奴天陌努力清醒过来后,他就连忙招呼奴角吃东西。

    奴角倚着门点了点头,接着就离开了原地坐在餐桌旁。

    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安静的吃完早餐。奴角用手绢一边擦嘴一边开口说:“陌儿啊,你也知道你老爹我在这儿就是个铁匠,我呢想让你也去学学打铁,当然并不是你认知里面的打铁,你要不要去学?”

    奴天陌看了看奴角,心中猛的考虑到父亲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于是就立即开口说:“能够提高修为的我就去。”

    但是奴天陌却看见父亲皱了皱眉才道:“我要交给你的并不是修为,而是基础,从某种程度上说可以帮助你修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