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个人填上这个缺口!”

    “兄弟,你来顶下,我去去就来!”

    ……

    玄光战舟的防护罩已经被毁灭兽攻破,也多亏了玄光战舟比一般的战舟要特殊,所以防护罩并没有因为一个洞而破碎。(书^屋*小}说+网)

    “怎么办?”甘林芸快速的跑到平凡的身边开口问。

    “灭龙台的使用情况怎么样?”平凡回过头看了一眼甘林芸,接着就再度回过头看着一块光幕并开口问。

    光幕上,显示着雷暴森林的一些地方,但是强大的气息依旧从光幕上传来。

    一头黝黑的犀牛正伏在地上休息,铜铃大的眼睛半闭着,也不知道它是真睡还是假睡。

    平凡看着光幕中犀牛头上的三个角,脑海里闪过不知道想了多少次的资料。

    雷暴森林的妖王电犀的三个犀角各自带着浓郁的雷电之力,而且看似笨重的身体却是有着猫一般的灵活速度……在资料的最后面,还有这样一句话:遇上电犀的时候,有多快逃多快吧!

    “几乎已经全部用上了。这,这头妖兽该不会是这儿的老大吧?”甘林芸忽然看到了光幕中的妖兽,却发现的样子有点像传说中的妖王。

    “你的见识也不赖啊!”平凡侧头看了一眼甘林芸,“没错。它就是电犀,雷暴森林当之无愧的霸主。按照我的推算,我们这两天内就能够和他相遇。”

    平凡的话音还没落下,甘林芸已经伸手捂住了嘴巴,瞪大的眼睛却放弃了手告诉别人她在震惊。

    “行了,我们出去吧!”平凡看着甘林芸的表现,心中错愕了一会儿,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决定出手了。

    离开控制室来到外面的第一眼,只有血,红彤彤的血液在战舟上斑斑点点汇聚成块,恶心成了平凡的第一个感觉。

    紧接着,一个个呼唤救援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生命,应该是宝贵的。”平凡看到脑海中映射出来的每个人都是带伤的,一句感慨毫无征兆的响起。

    手一握,一座小阁楼已经出现在了平凡的手中,不知道何时起,阁楼上已经多了九把旋转的小剑。

    在平凡的控制下,小剑快速的飞离小阁楼去收割着一头头毁灭兽,同时也救下了一个又一个处于危险之中的战友。

    有平凡的加入,玄光战舟上清理毁灭兽的速度增快了不少。

    吧嗒!吧嗒!吧……

    一截截毁灭兽的残肢断躯时不时掉落在战舟甲板上,一些已经失去作战能力的人则是快速的将这些东西扔出外面去。

    玄光战舟就如同绞肉机一般收割着毁灭兽,一头头能够使一块又一块的大陆毁灭的毁灭兽消失在世间……

    在平凡之前呆的控制室的旁边,六个人正在全力凝聚着符文,一根又一根的阵纹从六个人手中不断形成,但是想要布置成一个阵法还是有难度的。原因,只有一个,玄光战舟是玄光大陆的伴生宝物,其内在结构复杂到可怕,这也就增加了布置阵法的难度。

    在梅尹的带领下,凝聚速度极为缓慢的阵纹已经搭建成一个阵法的样子,但距离使用阵法还需要一段时间。在战舟上所有战士的保护下,梅尹这九个人才能安全的完成着他们的任务,不过外边的伤亡情况依然让他们感到触目惊心。在平凡的庞大灵力中,玄光战舟的移动速度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恐怖移动汇集。

    “根据我们的观察,这一轮的毁灭兽已经被消灭得差不多了,不过下一轮可能会直接面对……”

    在唐梅凤的身边,负责利用自身能力侦查情报的牡伶正在快速的汇报着他侦查到的情况,但却被一声巨大的呼啸声打断了话头。

    “吼~”

    唐梅凤控制灭龙台的手一颤,所有动作都在一瞬间停了,她将目光转移到呼啸声传来的方向看去:“这是毁灭兽电犀的叫声!它,它怎么在这个时候苏醒了?”

    牡伶也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带着浓厚的担忧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是啊!这九尾雷狐已经很难对付了,如果这电犀要拦住我们,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唐梅凤快速的考虑着电犀苏醒后的所有可能,同时也在分析这各项已经得到的资料。

    忽然,“青山传记”四个字出现在了唐梅凤的记忆里,一些记忆也模模糊糊的跳出来,当即唐梅凤就快速的开口问道:“对了,我们帮中书库是不是有一本叫青山传记的书,我好像在那里看到过电犀的记载,具体什么内容我就给忘了。”

    “好,我马上去问一下。”牡伶狠狠地点着头离开了。

    唐梅凤也随着牡伶的离开重新用上了灭龙台。

    ……

    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中,墨羽冷静的看着一面镜子自言自语。镜子中什么都没有,就连墨羽的身影也没有出现在镜子上面,仿佛那就不是一面镜子似的。

    “凌建,当年你创建的灵羽宗在一千年后没落了啊!”

    “现在,你以前的安排已经失去了优势,只盼我近段时间做的事情能帮上你。”

    “墨玉宗的传承之子也找到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灵羽女也该出世了呢……”

    “大陆之子如今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你当年的打算会不会真的在他们身上重现?”

    ……

    正当墨羽陷入回忆的深思之际,一阵敲门声惊扰了墨羽,抬起头盯着大门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开口让人进来。

    来人是个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的男人,在走动是一头黑白发显得他个性张扬。

    墨羽看着自己的第一个弟子浩云,心中闪过一阵安慰,终于不再是你一个人抗下所有事情了,凌建你能看到这一切吗?

    “浩云,有什么事吗?”墨羽看着黑白发的浩云轻轻的问道。

    浩云听到墨羽的话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等站到了墨羽的身边才认真的回答道:“师尊,您让我去看的地方我已经看过了。不过,那儿已经成为了人去楼空的遗址,不知道那儿还有什么价值可言。”

    “人去楼空了?无妨,这才是最好的一个情形。我让你做的事你做了吗?”墨羽似乎早已经知道了结局,他晃了晃脑袋就开口问。

    浩云转头看了一下周围,发现还是没有一个人进来,于是便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

    一个多小时之后,另外一个人终于进入了宫殿内。

    白木笙进入宫殿后,她先是在门口看了一眼已经盘坐在椅子上修炼的浩云,接着才重新前进来到墨羽的身前道:“师尊,您吩咐我去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好了。接下来我们是……”

    白木笙的话还没说完,墨羽就轻轻点头打断了她的话头:“不忙。先休息下,你后面的几位师弟的情况和你的差不多,等他们一块儿来到再说吧!”

    了解了师尊的为人之后,白木笙也就逐渐适应了墨羽,不过有时候白木笙觉得重要的事情都会被墨羽放在后面,就比如现在的这件事。

    出发前,墨羽还千叮万嘱的让他的六个弟子认真的做好安排下来的任务,这分明是告诉别人这件事很重要,正当白木笙以为她有机会炫耀一下自己的时候,现实击败了她。

    随着墨羽的话音消失,白木笙脸上的精光也缓缓的消失了,最终黯然失色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墨羽忽然看了一眼坐在最远处的白木笙,一丝若有若无的失望被书写在眼睛里。

    白木笙似乎有所察觉,抬起头的瞬间却让墨羽成功的改变了态度,似乎他什么都没有做到一样。

    自嘲的笑了笑,白木笙就盘坐在椅子上开始修炼,浓厚的灵力在白木笙的引导下不断的完成一个又一个功法周天。

    天,慢慢的泛黄失去光亮,金色的宫殿也慢慢的变成了暗金色……当皎洁的月光映射在宫殿外墙的时候,漫天的刀光剑影才逐渐归一并消失在空中。在此之前,一些强大的武技影子也缓缓的消退着……

    玄光战舟上,一个又一个人东倒西歪的躺在甲板上,筋疲力尽的他们连手指头动都不愿意动一下,不过所有人的脸上都有一个同样的表情——活下来的幸福笑容。

    平凡也和其他人一样,筋疲力尽之后就随意的躺在甲板上。唯独有些特别的就是女性们,虽然她们都已经是筋疲力尽,但还是硬撑着找到一个又一个人少的地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

    半个多小时后,平凡终于第一个站了起来,倚着战舟的边缘看向外界。

    除了黑夜,平凡什么都看不到,他就真的很好奇为什么雷暴森林会有这样的一种异象。

    回过头,眼帘就映照出筋疲力尽的每一个人,看着战舟上的所有人平凡不知不觉中陷入了深思:“在预测中的最后三轮,已经过去了第一轮。接下来,还有两轮……”

    两个小时之后,一个手掌拍醒了平凡。

    “谁?”平凡猛的抓住拍醒他的手掌大喝。

    “我,我是甘林芸!快放手啊~”

    在平凡的大喝之后,一个女声跟着响了起来。

    平凡听着有点熟悉声音,手掌缓缓降低了力道,回过头一看却发现来人正是甘林芸,不过这时候她已经羞红了脸,应该是第一次被男人抓住。

    一看甘林芸的样子,平凡赶紧开口要道歉,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甘林芸一下子噗嗤的笑了起来:“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甘林芸银铃般的声音在战舟上传开,其他人也在银铃般的笑声中清醒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