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玄光战舟稳稳的停留在军营的空地上,金色的庞然大物让地面的士兵们感到惊奇。

    玄光战舟的一个巨大的会议室中,三十多个人坐在一起,平凡稳坐主位,下手分别是方泽和唐梅凤。

    “老太婆,这次老泽怎么没来?以往他可从不会缺席任何会议的。”一个鉴宝师看着唐梅凤认真的开口问。

    唐梅凤回过头去看了看说话的鉴宝师,以一种颇为无奈的语气说:“我也不清楚,他离开之前就吩咐我代替他,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

    一个人似乎被唐梅凤的话提醒了一下,忽然站起身叫道:“是啊!他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出现了。”

    迎接这个人的反应也特别的一致,二十多双白眼齐齐投向白禄。

    “白禄,你研究的阵法成功了吗?”唐梅凤在投出白眼的同时,还温馨的提示了一下。

    白禄刚刚收到众多白眼陷入尴尬的时刻,唐梅凤的一句话却是让他的脸变成了猪肝……

    作为当事人的张泽却是一点儿也没有反应,在玄光大陆上,张泽已经陷入了昏迷不醒。

    看着张泽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原始部落的部落首领失落的看着,最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部落首领才离开张泽的房间,而他的脸上也写满了沉重。

    这一次,部落首领直接来到了部落的外面,他看着只有千来平方米的土地,心情越发的沉重起来:“也不知道平凡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认主……这土地撑不了多久了。”

    “首领,您怎么出来了?”一个人眼尖看到了部落首领,他连忙小跑着来到部落首领的跟前。

    部落首领看着眼前这十来岁的孩子,慈祥的开口道:“这么久没见到阳光了,我出来走走放松一下。”

    十来岁的孩子一听,他便环顾了一下四周,果然发现平原上处处都是阳光,当即就兴奋的跑出来说:“那,首领爷爷,我们去玩会儿吧?”

    部落首领一顿,目光从各处扫过,发现已经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了,低头的瞬间他就答应了孩子的请求。

    随后,一幅温馨的游戏场面映入了外人的眼睑,但带给他们的却不是温馨而是沉重。

    外界,平凡的玄光战舟已经飞了起来,目标直指星龙城。

    一艘不起眼的普通战舟也在玄光战舟之后飞起来,他的移动方向与玄光战舟相反,云竹镇才是他的目的。

    方泽看着平凡指挥人将各类高级的武器装备在战舟上,心里疑惑不以。

    灭龙台,是比激光炮威力更加强大的战争装备,足足要八千多万才能够得到这么一台。

    然而,在平凡这儿却好像不是什么珍贵东西似的,一台台的灭龙台不断的被安装在玄光战舟上,而唐梅凤他们也没有多问,只是一个劲儿安装。

    随着时间的过去,方泽终于忍不住了,走到平凡的身边拍了拍平凡问:“平凡,你这么做是为什么?”

    听到声音,平凡一愣,接着就抬头看着星龙城的方向说:“在我们的正前方,是一个毁灭兽盘踞的恐怖森林。”

    方泽听完平凡的话,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张大着嘴巴久久不能闭合:“雷暴森林?你……你该不会……”

    平凡平静的点了点头,接着就认真的看着前方,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地图:星龙城就在雷暴森林的一千公里处。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唐梅凤满脸汗水的来到了平凡的面前,斑白的发鬓已经被汗水弄湿,但唐梅凤却是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她一脸认真的开口说:“灭龙台已经全部安装完毕。雷暴森林的威胁也不算是太大了。”

    平凡抬头看着已经泛黄的天空,道:“通知所有人,进入作战状态,随时保护玄光战舟的急速前行。”

    平凡还没等声音落下就已经消失了,方泽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玄光战舟就一颤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乳白色的气浪急速的浮现,然后就给玄光战舟让路。

    急速前进的惯性让所有人都摇晃了一下,不过因为平凡的话已经在唐梅凤的传达下散开,所以许多人都没有抱怨,一个个进入了作战状态,不过这也仅仅是云竹帮的人,那些方泽的部下却是不乐意了,他们一心只听方泽的话,但是方泽还在沉思中无法醒过来,没有方泽管理的队伍熙熙攘攘的朝着唐梅凤的方向去捣乱。

    平凡现在控制室里面看着前面的情况,按照这种速度,不出一日,玄光战舟就可以抵达雷暴森林……

    “快!打他!”

    “让我踹一脚!!”

    “吃我一拳……”

    各种各样要打人的语言都出现在了玄光战舟上,唐梅凤根本管不了那么多。

    “老太婆!吃我一拳!”唐梅凤刚刚把一处叫停去到另一处打架的地方时,一个偌大的拳头却是猛然砸在唐梅凤的鼻子上。

    唐梅凤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鼻子,却感觉到一股温热从鼻子内流出,当即她就取出一根拐杖往地上一戳:“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们!你们给我等着!定!”

    唐梅凤说完,她就伸出她的手拍了一下打中她鼻子的人,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人一动不动的掉落在战舟上的一个角落,落地后嘴角还隐隐约约的带有点血迹。

    随后,唐梅凤就连同她的拐杖消失了,众人的行动也恢复了自由。

    “哎哟,谁打我?”

    正当捣乱的人高兴的时候,方泽吃疼惨叫声音却是猛然传出。

    “就是老娘打的你!怎么?你想打我啊?你这紫血战士还想打我不成?”

    继方泽的声音之后,唐梅凤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而且还带上了些许的怒意。

    “不敢不敢,请问是什么事让您老这么动怒?”方泽一听声音,他连忙就低下声音开口询问。

    “哦,我想把你的那群士兵扔下去,特地来问问你同不同意。”唐梅凤举起手中的拐杖指着正在闹事的人说。

    看着被拐杖指过的地方,方泽的脸黑得简直像是墨汁一般,但也只能陪着笑脸对唐梅凤道歉:“您老消消气,这是我的不对,是我管教不严,您的一起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们的!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

    唐梅凤扫了一眼方泽,接着就把拐杖重新戳在地上,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了。

    “终于清净了……”唐梅凤一边走,心情也一边变好。

    ……

    半天过去后,唐梅凤舒舒服服的从住处走出来。

    “这也快到雷暴森林了,我得赶紧到我的位置去才行。”

    唐梅凤一边走一边看着四周的情况,不过一个奇怪的人却是让她大吃了一惊。

    虽然唐梅凤只看到一个背影,但是记忆中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的体型能够和他重合。当即唐梅凤就走上前多看了两眼,结果却发现了一个个印在脸上的拳印……

    唐梅凤伸出手想拍拍那个人,但是还差一半距离的时候又犹豫了,手缓缓的放下,不过一会儿之后一根拐杖却是出现在了手中,用拐杖捅了捅那个人道:“咳咳,你是谁啊?之前怎么没看见过你?”

    吕程听着熟悉的苍老声,他忍不住激动起来:“您大人有大量,赶紧让我们方泽老大住手吧!有个人都快要被折磨疯了……”

    “你是方泽的人?等等,你刚刚说有个人被折磨……在哪?”唐梅凤一听到吕程的话,她就明白面前的认识谁的属下了,不过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另外一个名词也出现了。

    “就在战舟尾部飞着……”吕程听到声音,心中就浮现了一个人在玄光战舟尾部不断飞行的场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才开口说。

    “飞着!?”唐梅凤吃惊的用已经满是皱纹的手抓了抓头发,然后就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

    不过,唐梅凤的行动上却没有迟钝,只见她的身影一下子就龙吕程的面前消失,等人停下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方泽的面前。

    在方泽的背后,一条铁链子正束着一个人,脸色看起来有点不正常。

    唐梅凤伸手指了指被铁链子束着的人问:“你把他怎么了?”

    方泽对唐梅凤的出现没有任何惊讶,缓缓的转过头看了一眼背后的人道:“他说像体验一下风的感觉,还特地让我帮他一下下。”

    “人都这样了,就连叶子也没有他的脸那么青,你还在为自己辩解……这,唉。”唐梅凤看了看被铁链子束缚着的人,心里忍不住嘀咕起来。

    这时,一个人忽然在唐梅凤的身边出现:“凤姐,我们到雷暴森林的边缘了,该准备一下了,横穿雷暴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啊!”

    唐梅凤听着程曦的声音,点着头应道:“你放心,我会将事情处理好的。”

    说着,唐梅凤就转身离开了,她站在玄光战舟的最高处看着前方,一片黑中带着银弧的大森林出现在了视野中。

    “遇到毁灭兽一律击杀!数量多的时候,直接使用灭龙台进行攻击!”唐梅凤一站在最高处的时候,她就开始熟练的指挥起来。

    在控制室,平凡已经将他的全部灵力分成两部分注入玄光战舟中。

    “玄光剑,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平凡看着已经吸收了自己一半灵力的玄光大剑,心中希冀的祈祷着。

    玄光大剑是玄光战舟中的唯一攻击武器,只要有足够多的灵力就可以无限攻击的家伙。

    而,另外一半灵力则是被注入了玄光战舟的加速阵法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