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和张泽一前一后进入了金色的山谷中,却发现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它们托起飞向一座山峰。

    在空中,平凡时不时为看到的美景发出感慨,同时也在打量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山峰。

    山峰外边是黄绿黄绿的,高大的松柏在林中鹤立鸡群,如针般的叶子在阳光下散发着它的生机盎然;一种不知名的黄色植物只有松柏的三分之二高,整齐的高度体现了苛刻的整齐度……

    在平凡的打量中,无形的力量消失了,两人稳稳的落在一个平台上。

    平台大约有四五十平方米,但是空荡荡的屹立在山之巅让它多出了几分寒冷,风也在不断的光顾……

    平凡两片嘴皮子动了动,正要说话时,一个人影由虚到实出现在张泽的前面。

    白发潇潇扬扬的飘扬在空中,但迟暮之年的气息也斑斑驳驳的在白发中偷腥。

    “张少爷,你可算是来了!都好几年没见着你了……咦!旁边这位是谁啊?”

    老人的声音带着男人特有的磁性,而他的身形也在声音落下之际彻底凝实。

    平凡抬头看了看老人,发觉老人身上的气息与周围格格不入,迟暮萦绕在脸上。

    张泽回头看了看平凡,接着就开口说:“他,就是那个外来人。”

    声音刚落下,周围瞬间安静下来,气氛也逐渐压抑…

    一脸迷茫的平凡看看老人又看看张泽,心里不断的在问自己外来者身份对这个世界会有什么影响?但始终都没有得到答案。

    如此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张泽才再度开口打破寂静:“好了,既然他已经来了,那么就赶紧进行接下来的事吧!你作为部落首领,理应以部落的发展作为主要任务。”

    “嗯~”张泽的话刚说完,老人沉重的应了一声,好像心里有什么故事还没有说。

    而后,老人就抬腿走近平凡说:“我有一个圆盘,是启动玄光战舟的关键。同时,你也将成为玄光战舟的主人,这块大陆也会因为你而重新焕发生机。”

    平凡听着老人的话,他回头看了一眼周围,整个人似乎愣住了,好一会儿之后就开始原地转圈,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隔了好一会儿,平凡才抬起头看着张泽和老人开口说:“这一切都有你们的影子对吧!”

    “我是这个世界的器灵,但这个金色花园也有自己独特的器灵,它就是你面前的老人。如果少了我们两个,这个世界就真的不存在了。”

    张泽听到平凡的话,脸上连犹豫的态度都没有就说出了一番话。

    平凡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张泽话中的结果,最后一个部落的人都会死去,绿油油的大草原也会因此而变成一片虚无,所有的物质都会渐渐回归物质本源——灵气。

    想到这里,平凡就回头冲着老人点了点头:“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你就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吧!”

    “给,把你的血液滴在这个圆盘上,玄光战舟你就带走吧!另外,玄光阁只有在你的大陆上才能够成功认主,好好的珍惜这次机会吧!”老人早已经知道平凡的打算,他伸手从胸前摸出一块金色的圆盘看着,眼镜内不知不觉间布满了泪水,好一会儿之后才自顾自的点着头开口说。

    老人说完,他才慢慢把手中的圆盘抬起递给平凡,动作很缓慢,圆盘到了平凡手里的时候,平凡觉得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圆盘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不过圆盘似乎对地面的高度有要求,低于一米二的时候,圆盘会悬浮在这个高度。

    平凡好奇的盯着圆盘看,不过回归星龙城的急迫心情让他拿出了一把匕首,刀刃指尖一滑,血液就缓缓的滴在了圆盘上。

    血液似乎很神奇,刚刚滴在圆盘上,金色就被血色取代,血色的范围慢慢的扩大,在时间的推移下,金色消失了,血色圆盘显得非常妖艳。

    “好了,带着这个圆盘去玄光战舟就可以获得玄光战舟的控制权了。对了,你把圆盘贴在玄光战舟表面吧,这样玄光战舟的封印才会解除。”

    老人盯着血色圆盘,嘴角露出了一丝认真的笑容。

    平凡点了点,然后就拿下了血色圆盘,回头冲着张泽开口说:“我走了。”

    说完,平凡就离开了。

    张泽看着平凡离开的背影,激动的情绪慢慢的浮现在脸上,最后居然在地上跳了起来。

    作为部落首领的老人看起来还好,只是脸上依然显得很激动。

    ……

    平凡伸手想摸摸玄光战舟,但是一层薄薄的光膜却是挡住了平凡的动作,柔软的光膜距离玄光战舟差不多有十厘米。

    “这封印似乎和这个世界同源……难道是自行封印?”平凡回忆了一下自己的感觉,最终对战舟的光膜下了一个结论。

    随后,平凡就取出了血色圆盘印在光膜上,一圈圈看得见的波纹慢慢的以血色圆盘为中心扩散。

    过了片刻,光膜忽然变厚,平凡还没来得及反应,光膜已经变成了一根光柱将平凡吞噬。

    金光就是平凡能够看到的唯一,等金光消失的时候,周围已经换成木色建筑物,唯一奇特的就是木色建筑都是整体的,没有看到一枚钉子或缝隙。

    平凡转着身子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其实是一个控制室,最中央的位置一股庞大的灵力波动不断的传出,似乎只要平凡的意念一动就可以冲破世界!

    “我送你出去,记得把玄光阁带走,玄光大陆就交给你了。”

    然而,张泽的声音却是突然出现使平凡吃了一惊。

    平凡回头一看,发现张泽独自一人出现在控制室内,脸色有点苍白,似乎经历了什么。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平凡皱了皱眉道。

    张泽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嘴角划过一丝自嘲的弧度:“没事,就是刚刚给玄光战舟加了点能量,这个世界的负担有点大而已。”

    “好,那就把我送出去吧。”平凡闻言才点点头。

    平凡点头的同时,张泽已经挥挥手将玄光战舟送出,然而下一瞬间张泽却是猛的喷出一口血液。

    红色的血液泡沫纷纷扬扬的落在地上,张泽的身形开始缓慢的消失。

    灵剑大陆云竹镇云竹楼密室中,平凡手握着一艘迷你型的战舟走出,但是密室外的人却是让平凡吃了一大惊:“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儿的?”

    平凡的吃惊并没有给外面的人带来任何反应,他们平静的看着平凡说:“玄光大陆是要准备重新焕发生机了吧?张泽在离开之前让我们跟着你。”

    密室外的人正是平凡曾经见过的鉴宝师们,眼珠子一动就看到了所有人都到了。

    在此时此刻,密室外的鉴宝师们才猛的表现出各种表情,有欢喜,有忧伤,有震惊……

    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动作。平凡看着也是非常的无语,不过也不忍心打断他们。

    好一会儿之后,之前让平凡去确认事情的老太婆才站出来说:“好了好了,大家都先别激动了,我们还要办正事呢!”

    这下,所有鉴宝师都安静下来了,他们都将目光集中在平凡的身上,那模样就像是下人在等候主子的吩咐。

    “都看着我干嘛?”好几十双眼睛盯着自己,平凡心惊肉跳的问了一句。

    老太婆看到平凡的反应就是一愣,接着才开口说:“是这样的,张泽吩咐了以后你就是我们所有人的老大,包括他自己。难道张泽没跟你说?”

    平凡无奈的抖了抖肩膀,接着就以极快的速度进入角色:“先去把我的那几个人找过来吧!就是那几个小孩子,然后我们就出发去一个地方。”

    老太婆一听平凡的声音,她就快速的开口说:“好!我马上安排人去找。你们可要好好招呼老大!”

    声音落下的时候,老太婆已经没了影子,其他鉴宝师也拉着平凡去休息室休息了。

    片刻之后,一群人从云竹楼快速的离开了,带头者是一个老太婆,不过行动上却也不比男人差!

    云竹楼内,平凡很不自然的接受着一个有一个人的辛勤,但是众多鉴宝师们都没有有所觉悟的样子,最终平凡享受到了痛苦并快乐着的人生。

    不知道平凡享受了多久的痛苦时光之后,房间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老太婆一马当先进入了房间内,而身后就跟着八个人。

    “老大,人我都找回来了。”老太婆高兴的跑到平凡的身边开口说。

    平凡早已经看到门那边的情况,只是因为众多鉴宝师没有丝毫让他有动作的机会,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婆跑过来才有机会松松骨头。

    平凡飞快的站直身子转了几圈,然后才回过头看向邓龙八人。审视的目光落在邓龙身上时,邓龙浑身一抖就站直了身子,如松般的身躯特别显眼。

    “邓龙,这段时间里,你们都有什么收获没有?”平凡忽然开口问。

    “回老大的话,关于星龙城方面并没有消息,不过我们的队伍却是有了消息,他们正在距离这儿五十公里左右的位置和一个势力开战,估计会吃败仗……”邓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才回应道。

    平凡也没细听,因为给邓龙他们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本来定的七天现在却连两天都支持不住,所以他也没打算说什么,不过却是发现一个重要的事情:“没事……等等!你刚刚说方泽和云竹他们就在五十公里外?”